雪场新闻 news

翠华山滑雪场是西安首家滑雪场,被誉为“秦岭第一天然雪场”,更因其距离西安市区仅20公里,而被称之为“家门口的滑雪场”。翠华山滑雪场位于翠华山国家地质公园的天池和甘湫池两大王牌景点之间,雪道海拔1200米,平均宽度为70米,总长约800米。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雪场新闻 > 童年滑雪的日记

童年滑雪的日记

翻开童年的日记本,转瞬之间踏入到童年的天堂,那时候是个多么美好的而又快乐的日子,我从小生长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子后面紧靠一座秃山,一到冬天下大雪,可把村里的孩子们乐坏了,只要雪一停,孩子们就一窝蜂似地跑上山去,每人都背着一个自制的小滑雪板,从山顶上坐着滑雪板往山下放。不用任何支撑,速度相当快,比坐公园里的过山车还快。眨眼功夫就冲到山下边。坐在滑板上往下滑的滋味特爽,特风光。然后再上山往下放,就这样上下折腾,直到累得精疲力尽,一般都是天黑下山各回个家。

我那会儿也就是十来岁吧,可在村上孩子堆儿里要算是个头儿啦,一般没人敢惹,啥事都是我说了算,要说滑雪板也数我的最好,因位我父亲是村里有名的木匠,做 得当然比别人的精制了,其实滑雪板构造也很简单的。就是一块长60公分,宽40公分的木板,下面固定两块儿长与木板相等,宽约10公分,厚约5公分的长木 方子,前面锯成斜型,而木方子下面还要装上两根铁条,这就算完成了。由于我的滑板好,其他人都照我的样子做。有时候我还指导他们做,心里别提有多自豪啦!

那年头冬天的雪下的特别大,山上的雪整个一冬天都不化,孩子们除了上学以外,滑雪就是最大的乐趣。

记得有一次滑雪,我从山上坐着滑雪板飞快的滑到山下,滑雪板偏出了雪道,从一家的后窗户冲了进去,当时只听“咣”的一声,我什么都不知道了,连人带滑雪板 重重地摔在人家屋地上。我被摔得满身是伤,脸上也出了血,好在脑袋没摔坏。出了这么大事儿,人家找到家里,父母急了,为我包扎了伤口,并且坚决不让再玩滑 雪了。村里的其他孩子也吓坏了,大人们也都把自己家的孩子看了起来。我受伤后,在家里待着,养了几天就又跑了出去,好几个小伙伴都跟我说还想玩滑雪,我没 敢同意,最后又想了一招儿,为了躲开家长的注意,干脆把队伍拉上山,分成两伙儿,堆雪人,做雪球,两个阵地实行对攻,打雪仗,看谁的雪球打光了,对方继续 打到这方营地,打倒雪人儿,抓住全部俘虏,就算胜利。

这个游戏比滑雪还有意思,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多,家长们一时还不知道咋回事,我这会儿已经是队伍里的绝对领导了。我告诉大伙儿一定要做好保密,瞒一天算一 天,就在我们玩的正火的时候,又一个意外发生了,在一次“战役”中我的脚崴了,肿的走不了道,连学都上不了,被迫游戏停止了。那时农村缺医少药,只用一些 偏方治,一个崴脚的伤,就是很长时间治不好,耽误了上学,时间久了,班主任老师找到家里,硬是勒令休学一年。我的脚一直肿着下不了地,楞待在家里。期间也 有好多“战友”时不常地来看我。

那一年,是我儿时记忆最深的一件事。都是因为雪留下的故事。

  • 在

线预定